首页 > 宠物美容 > 文章

《红楼梦》八十回已是全璧

2019-05-29 来源:本站

《红楼梦》八十回已是全璧

  《红楼梦》前80回是曹雪芹所著,可以说是举世公认,但后40回是作者原作还是程伟元、高鹗或其他人续补?探讨、争辩了200多年,至今尚无定论。

其实,《红楼梦》已传世近300年,最接近原稿的抄本已发现十几种;最可信的时人看法及传闻白纸黑字写在传抄仅三十年左右的程、高首刻本序言中;还有几代研读者的大量探讨资料。

通过深读细研这些珍贵史料特别是抄本,我们完全可以发现并认定《红楼梦》80抄本是全璧。

任何从80回或其他章回往后接续之作优者皆为画蛇添足,劣者都是狗尾续貂。 名扬中外,长生不老,至今"家置一编",妇孺皆读之程、高本也不例外。 正确的"续书方法"(实际是"解读方法"即"觅书方法")应是严格按照著批者明指暗示甚至示范,从文本的回目、人名、地名、诗词的"背面"斜(谐)看,与作者反其道而行,同样"大展幻术(谐音换字之术)",把貌视半本残卷分解、复原为《记》《花》《录》《钗》四部全书,即"一芹一脂所盼望的"是书何幸(四书荷本)"。 得出以上结论的证据是——一.正文和批语说明80回本《石头记》是全璧1.先分析几段正文:△"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,故将真事隐去,而借通灵之说,撰此《石头记》一书也";△"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";△"批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,则题曰《金陵十二钗》,并题一绝云: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,都云作者痴,谁解一其中味";△"至脂砚斋甲戍抄阅再评,仍用《石头记》""庚辰秋月定本,脂砚斋凡四阅评过";△"不知过了几世几刼……忽见一大块石上,字迹分明,编述历历……";△"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";△"撕扇子作千金一笑,因麒麟伏自首双星";△第五回用大量"曲词"和"判诗",把金陵甄(真)家和京城贾(假)的主要人物十二钗命运结局,表述得清清楚楚。 后文再写,就成多余累赘。 上述八段正文,前四段毫无疑问地说明,《石头记》不仅写完,定本,而且有了脂砚斋四阅评过本;后四段可分析出作者好像十年早知道下半部要"被借阅者迷失",或干脆不打算写,或这些旧作将在定本中改头换面出现(删去正文,只保留回目即"提钢"),所以用"谶语""伏线""曲词""判诗"等方式预泄"天机"。 2.再理解几条批语:△"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人言者一二三";△"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,是不写之写";"写假知真";"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";△正文"谁叫你们瞧正面了,你们自己以假为真,何苦来烧我"处有批:"观者记之,不要看这书正面,方是会看";"只看其背面,记之";△看书人细心"体贴",方许你看,否则此书哭矣。

△"一字不可更,一语不可少";△"上半部""下半部";"前八十回""后数十回";△"神龙见首不见尾";△恨不能见后数十回"寒冬噎酸齐齑,雪夜围破毡"文字为憾。

△"只看他提纲用尴尬二字于邢夫人,可知包藏含蓄文字之中莫能量也"。 △"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,正此麒麟也。 提纲伏于(返隐)此回中,所谓草蛇灰线(出绳回线),在千里之外"。

上述十条批语,前五条明写《红楼梦》文本不同于任何书藉,它是有背靠背"体贴"着的正反两面的,就像贾瑞正照的风月宝鉴那样。

"可与人言"的文字估计是"假""无"书写在正面;"不如意事即不可言传语达"者估计是"真""有"实录在背面。 正面文字是由背面相对应回目、人名、地名、诗词谐音换字而来的,这样就等于把背面"真事隐去"了,此即"借老婆舌头",隐"刀斧之笔",所以"一字不可更,一语不可少"。

作者强调看其"背面",显然是提示看书人反其道而行,把谐隐在背面的文字再用换字法谐换出来,如可从《花》名詹光、单凭仁、贾母、贾政、贾赦、贾珍、柳湘莲、史湘云谐换出《钗》名沾光、善骗人、家祖、家尊、家叔、家兄、李香炉、孙香烟;从《花》文"甄士隐,贾雨村""虽我未学,下笔无文"谐换出《钗》文"真事隐,假语存""睡卧危险,下笔畏网"……后五条批语拐弯摸角暗示:《红楼梦》文本分"上半部"与"下半部";"前八十回"与"后数十回";"文字"与"提纲";"龙首"与"龙尾";"出绳"与"回线"。

"前80回"即"上半部"、"文字"、可见之"龙首"、"出绳"是回目正文齐全,诗文并茂的,而"后数十回(也应该是80回)"即"下半部"、"提纲也就是回目(实际是"回眼",两对四句)"、"龙尾"、"回线",有回目(提纲)而无正文,且从80回末折回,"伏于(返隐)"在前80回的对应回目中(此文从简,详情见网上连载拙文《请君斜看风月鉴,隐去真事全重现》)。

二."戚序本"序言宛转说明80回本《石头记》是全璧"戚蓼生序本"《石头记》在现存十几个传世抄本中占有重要地位,它是文本与批语最全的,非常接近作者原稿的本子。

为其作序的德清戚蓼生,深知"拟书底里(匿书谜底)",他在赞叹《石头记》"两歌(真假即《钗》《花》"你方唱罢我登场",走马灯似的在行文中轮流出现)而不分乎喉鼻,二椟而无区乎左右"的同时,指出"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,不知盛衰乃是回环,万缘无非幻泡。

作者慧眼婆心,正不必再作转语。 而万千领悟,便具无数慈航矣"。

认为80回本已包罗万象(暗示真假有无四书俱全),强调读者"万千领悟",即可发现"无数慈航"。

三.程伟元非常清楚80回本《石头记》是全璧,并向后世传递三大重要信息在短短247字的"程甲本"序言中,程伟元用比例可观的文字亲笔实录了三个重要事实:一是"即间称有全部者,及检阅(借阅)仍只八十卷";二是:"然原目一百廿卷,今所传只八十卷,殊非全本","不侫以是书既有百廿卷之目,岂无全璧";三是:"爰为竭力搜罗,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,数年以来,仅集有廿余卷,一日偶於鼓担上得十余卷,遂重价购之,欣然翻阅,见其前后起伏尚属接筍,然患漫殆不可收拾,乃同友人细加厘剔,截长补短,抄成全部"。

这三段文字,向后世传递了三个重要信息——1.程伟元在征集原著时,亲眼所见当时在世的"深知拟书底里"者称自己珍藏的80本《石头记》是"全部",他或者本身就是原作者接班人,或者经过打破砂锅问到底,对文本的"立体四书结构"了如指掌或有所了解;2.程伟元早知或未见但听"深知拟书底里"者说过《石头记》80后即"下半部""后数十回"有回目(提纲)而无正文,且"伏于(返隐)"在前八十回回目(提纲)中,否则他会竭力寻找,并采用珍贵的作者原拟回目补作正文,且在序中理直气壮地实录其事;3.程伟元明知有"百廿回之目"(实际应是"后数十回",说"后四十回"是为与百廿回续书计划吻合)而弃之不用,也未说明原因,反而不厌其烦地详细记载后四十回续书的数年集腋成裘,来之不易过程,无疑是在向世人宣告:他这四十回续书,与原作者毫无瓜葛,全是"狗尾",无一根"貂毛"。

由此可知他明知不必续而故续,完全站在"单以小说目之"的、被作者"麻痹(瞒蔽)"的满清查焚者之立场上将错就错,使貌视半本残卷,实则《京城十二花》《金陵十二钗》《饰头云游记》《乔僧回忆录》四部顺书在满清文字狱盛行的情况下得以最广泛传播,不是"奉旨"行事,就是受作者重托。